請百度搜索 合肥鼎諾財務管理有限公司 關鍵詞找到我們!

行業動態

貨幣政策應在穩健基調下適當放松

文字:[大][中][小]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5/12/11     瀏覽次數:    

當前,國內外經濟形勢復雜多變、不確定性很大。從物價形勢看,盡管CPI漲幅逐步回落,但未來快速、大幅回落的可能性不大,中長期通脹壓力依然不小。從經濟增長看,近期工業增加值、固定資產投資和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均有所回落,加上PMI連續回調、11月落至50%以下、M1增速持續下降,預計四季度GDP增速將繼續回落。

但總體來看,進口增長強勁表明內需依然不弱,保障房建設加速將帶動投資保持較快增速,汽車市場可能會有一定程度回暖(實際上,汽車月產銷同比已7、8、9月連續正增長,現回暖跡象),從而帶動實際消費增速企穩甚至可能略有上升到12%左右(上半年實際消費增速約為11.4%),預計四季度GDP會在9%以內,但“硬著陸”的可能性不大。

展望未來,發達經濟體的主權債務問題和復蘇前景不明朗對我國出口增長不利,出口動力可能明顯減弱。盡管今年投資增速略好于預期,但未來能否維持較快增速存有疑問。在我國,中央投資占比明顯下降,投資增長主要靠地方投資驅動。但在房地產市場嚴控環境下、開發商拿地積極性不高導致地方政府土地出讓收入前景難言樂觀,加之銀行向政府融資平臺貸款謹慎和地方發債受限,明年仍是平臺貸還款較為集中的階段,未來地方政府融資能力受限將會對全國的投資增長構成一定制約。因此,中國經濟增速明顯放緩的風險不容忽視。為使經濟增長不出現大的波動,貨幣政策應適時適度放松。

同時,國際上主要發達國家維持寬松政策,甚至有進一步出臺寬松政策的可能,近日六大央行聯手向市場釋放流動性,以應對歐債危機和緩解歐洲銀行業流動性壓力,未來全球流動性進一步增多,我國仍有可能面臨新的資本流入,進而人民幣升值、外匯儲備增長又會有新的壓力。

綜上考慮,建議貨幣政策繼續保持穩健的總體基調,審慎平衡、前瞻把握、針對舉措和適度放松。

審慎平衡就是要綜合考慮各方面實際情況,統籌兼顧各類政策目標,避免顧此失彼,處理好穩定價格水平、保持經濟平穩增長和促進國際收支平衡之間的關系。

前瞻把握就是要充分考慮到前期緊縮政策的滯后影響,在認真研判物價水平、經濟增長等關鍵變量未來走勢的基礎上,提前做出合理安排,把握好政策操作的力度和節奏。

針對舉措就是針對經濟運行中的突出矛盾和結構性問題,采取有針對性的措施加以解決。比如,繼續加強對影子銀行融資的合理引導和規范監管,使其在風險可控、平穩健康的軌道上發展;信貸向小企業等領域定向放松,緩解中小銀行的流動性偏緊狀況,等等。

適度放松即針對銀行體系流動性偏緊問題,運用數量型工具進行一定程度調節,通過市場注入一定量的流動性,緩解流動性偏緊問題,增強銀行的信貸投放能力以支持實體經濟增長。

從具體工具的使用來看,與之前的數量緊縮相對應,適度放松也應以數量型工具為主導。這主要是因為在利率、匯率等價格型工具尚未完全市場化的情況下,其使用效果不如數量型工具直接、顯著,靈活性也稍差。

總體來看,2012年,公開市場操作和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宜作為主要政策使用工具,并配合使用信貸政策引導金融機構合理進行信貸投放,存貸款基準利率保持穩定為宜,人民幣升值速度應有所放緩。具體建議如下。

1、公開市場操作以凈投放為主

公開市場操作應擔當起下一階段貨幣政策操作的“重任”。通過公開市場操作的靈活調節來保持市場流動性合理和適度。期限結構上,應以發行短期品種為主,以優化資金分布,調節到期結構;考慮到未來貨幣市場再次面臨階段性偏緊的可能性較大,必要時可以再次動用逆回購釋放資金;此外還要密切關注外匯占款的變動情況和財政存款的季節性變化對市場流動性的影響,保持凈投放的總體格局。

2、信貸投放規模適度增加

為緩解部分行業的融資壓力,避免經濟增速過快下滑,建議對三農、中小企業、戰略新興產業等領域的實施信貸定向放松,進一步采取措施鼓勵銀行加大對這些領域的信貸投放。年末信貸增量可平穩中適當加快,全年可達7.5萬億左右。

2012年,經濟增長有所回落但仍保持較高水平,實體經濟總體信貸需求依然不低;同時,對“影子銀行”加強監管、要求表外融資轉移到表內,必然會導致部分融資需求轉移到信貸上;對小企業、三農、戰略新興產業和國家重點在建續建項目加強信貸支持,也要求銀行擴大信貸投放。因此,明年信貸投放步伐可以適度加快,全年信貸投放規模可以擴大到8-8.5萬億左右的水平,余額同比增長14.5—15.5%。

這一貸款增速與明年實體經濟運行情況是較為匹配的。實證分析表明,在正常年份里,人民幣貸款余額增速與名義GDP增速的比率一般在1.2:1。在經濟增速放緩、政策寬松、信貸投放加快時期,該比值會略高,反之在經濟過熱、政策偏緊時期,則略低。假設明年實際GDP增長8.5-9%、CPI增長3-3.5%,即名義GDP增長11.5-12.5%;再考慮到明年增長放緩、政策適度放松,前述比值略有擴大到1.25較為合適,這就要求明年貸款余額增長14.4-15.6%,與我們的建議基本一致。

3、準備金率必要時可以繼續適度下調

盡管近期下調了50個基點,但目前法定準備金率仍屬歷史高位,加之近期準備金繳存基數擴大相當于提高準備金率1-1.5%。如前所述,受貸款增長回落以及貸款新規加強實施的影響,今年存款增長明顯放緩,市場流動性緊張,部分銀行流動性壓力很大。同時,信貸供求緊張導致眾多中小企業融資困難,融資成本攀升。據了解,今年銀行對中小企業的貸款利率普遍在基準利率的30%以上。

因此,建議必要時可以繼續適度下調準備金率。首先,以下兩個因素都要求銀行加大信貸供應。

一是在信貸增長明顯放緩、表內融資受限的情況下,今年以來“影子銀行”迅速發展,銀行表外融資擴張較快,違規現象頻發;同時這類融資利率明顯高于銀行信貸,使實體經濟承受更大的成本上升壓力。與其讓這些監管難度相對較大、風險不易控制又對企業不利的表外融資過快發展,不如適度放寬信貸投放,將表外融資需求部分轉移到表內。

二是盡管目前銀行對小企業的實際貸款利率較高,但仍遠低于非正規融資渠道的利率,鼓勵和支持銀行加大對小企業的信貸投放是緩解其融資困難、降低其融資成本的有效手段,同時也有助于在一定程度上抑制民間高利貸現象。但受制于高水平的存款準備金率,即便放松信貸總量控制,銀行也很可能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因此有必要通過適度下調準備金率來增強銀行的信貸供應能力。

其次,不排除未來因各種因素疊加而出現市場流動性偏緊的可能性,需要通過準備金率的下調來釋放資金。

12月公開市場到期資金量只有800億元,隨著到期資金量逐漸減少,繼續通過公開市場來釋放資金的空間明顯縮小;在國際金融市場動蕩不安的情況下,外匯占款波動很大,不排除因國際金融市場恐慌情緒蔓延導致資金避險情緒上升、國際資本回流本土、進而外匯占款增長明顯放緩的可能;準備金繳存基數擴大的影響持續存在,未來銀行還要繼續補繳準備金。

以上因素疊加很可能導致未來銀行流動性趨向緊張,部分銀行可能難以承受;雖然年末通常財政資金大幅下放,但年初信貸需求大幅增加,需要通過準備金率適度下調來保證銀行體系流動性。

前已提及,存款劇烈波動導致銀行上繳準備金數額發生頻繁波動,從而加劇了銀行流動性管理的困難。準備金率下調則可以緩解這種波動,因為在同樣的存款基數下,低準備金率所要求的準備金絕對額變化也會隨之降低。

綜上考慮,建議年末和明年在必要時小幅下調準備金率2-4次,每次0.5個百分點,以增強銀行信貸供應能力,同時應對可能出現的流動性異常緊張的情況。

4、基準利率保持基本穩定為宜

根據上述總體思路,結合以下因素,建議未來基準利率保持基本穩定。首先不應再度加息。

一是過去十年一年期存貸利率的中間值分別為3.06%和6.39%,在經過最近一次加息后,目前3.5%和6.56%的存貸款利率水平已經達到十年來的中性水平以上,歷史比較已屬中性略高水平;然而本輪物價上漲還只是危機后經濟復蘇以來的首輪上漲,不排除未來還可能有第二輪上漲出現,需要留有進一步上調利率的空間。

二是盡管大幅回落的可能性不大,但在貨幣供應持續回落、供求關系逐步調整和流通領域加強梳理的環境下,未來物價漲幅逐步緩慢回落的大趨勢基本可以確定;預計今年底同比CPI會回落至4%左右,明年中期可能回落到3%左右,通脹預期隨之降低,實際負利率會有所改觀,甚至階段性地消失。

三是歷史經驗表明,利率較高時期往往資本流入增加、外匯占款增加較快。今年上半年外匯占款和外匯儲備明顯增加,但與此同時人民幣升值幅度并不大,而由于銀根偏緊和基準利率上升,市場實際利率則大幅上升,這是吸引資本流入增加的最主要原因。未來發達經濟體復蘇前景暗淡、國際金融市場動蕩加劇,預計主要發達經濟體仍將維持較低利率水平,甚至進一步出臺寬松政策。在此情況下,中外利差擴大會進一步加劇資本流入,而目前中美利差已達近十多年來的最高水平。

四是在目前融資需求較為旺盛、信貸供應偏緊和貸款利率上浮占比已經較大的情況下,基準利率繼續調高必定會促使銀行提高貸款定價水平,從而進一步提高企業、特別是微小企業融資成本,使其生存環境進一步困難。今年以來微小企業普遍感到融資困難和成本過高,各部門正在想方設法緩解這一棘手問題。

五是利率進一步上調會對房地產市場和政府融資平臺帶來新的壓力,不利于房地產市場的平穩運行和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的化解。盡管目前開發商從銀行獲得貸款約只占其資金來源的五分之一,而從影子銀行獲得資金的成本十分高昂。至少2013年之前,維持相對不高的利率有助于平臺貸款還款高峰期的平穩渡過。

但短期內基準利率似也沒有必要下調。自去年2月份CPI同比漲幅超過一年期存款利率以來,實際負利率已經持續近22個月。未來盡管物價呈緩慢回落態勢,但大幅回落的可能性不大。利率下調顯然不利于通脹預期的管理。另一方面,我國經濟增速雖繼續回落但尚屬平穩,“硬著陸”基本無憂,目前尚似無必要通過下調利率來刺激經濟增長。

5、匯率政策更為主動和靈活

我國匯率政策應改變過去在很大程度上隨中美關系而起“舞”的被動局面,應更為主動和靈活。

一是堅持主動漸進的升值策略。11月人民幣對美元貶值0.5%左右,但未來不宜持續貶值。這主要是因為在我國經濟增速保持相對較快、勞動生產率持續提高的情況下,人民幣升值仍將是近期內的勢。展望明年,盡管來自國際社會要求升值的政治壓力依然不小,但受貿易順差收窄、FDI規模下降、資本流入減緩甚至流出以及鼓勵國內企業擴大對外直接投資等因素的影響,人民幣升值應有所放緩。建議堅持主動漸進的升值策略,全年對美元升幅在3-4%為宜。

二是應更多的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改變過于釘住美元的被動局面。今年上半年,盡管人民幣對美元加快,但有效匯率反而貶值,來自國際上的升值壓力依然很大。建議以人民幣有效匯率的變化作為調整目標,逐步引導市場更多地關注有效匯率變化。

三是考慮進一步擴大波動幅度,增強匯率彈性。小幅漸進的升值策略容易引發升值預期,導致“熱錢”過多流入。而適度擴大升值幅度的同時增強匯率彈性,則有助于形成雙邊波動的格局,抑制投機資本流入。建議嘗試人民幣匯率的波動幅度從目前的千分之五擴大到百分之一。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在線咨詢
在線咨詢在線咨詢
在線客服:
0551-63426001
15856953565

請掃描二維碼訪問手機站

[向上]
七乐彩中奖